长空不是烤鸟

我是怎样的爱着你啊

所以我会看见你

双扎,ooc,无逻辑,就是刀而已
1.如果您恰巧在那天看到了钢琴女王南奈尔,不要惊讶于她的脸色不好。一位年轻的女士能够接受自己熬了快一周没睡还孤身一人的露面,除非她已经无暇顾及自己太过于憔悴的脸色。
昨天,仅仅是昨天一天,她就收到了连续的两个噩耗。
先是莫扎特的病情恶化,直接倒在了画展上;
再是一周前,沃尔夫冈缺席了他的独奏音乐会,带着莫扎特一起不知所踪。而去救场的濒临崩溃的萨列里教授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她的办公室。
如果小莫扎特知道的话,肯定会觉得特别稀奇,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大师的独奏呢。南奈尔想象了一下场面,勉强露出一个笑,手抓紧了自己的提包。
如果他真能拿去现场看到就好了。
2.萨列里寄希望于她能找到沃...

【双扎】所以你会听见我

番外2所以你会听见我(滑板车)
ooc,ooc,ooc  双扎写手au的第二个番外
“我记得你往日的样子。”
一边这么说着,沃尔夫冈一边低下头,亲吻他的肩胛骨。
这声音听上去比往日都低,干涩而嘶哑,仿佛渴了太久的人看见泉水一样,没有痛饮,反倒平白胆怯。
莫扎特这会头晕目眩的,压根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您在说什么呀?我的炽天使?”
没等人重复刚才的句子,他就自个儿笑起来,用犬牙咬了一口恋人的喉结。
他脖颈微弯,仿佛一只猫科动物那样,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牙印。在发红的印记上,留下一圈暧昧的水渍。
他这么干的时候,睫毛像蝴蝶的羽翼一样在人侧脸蹭来蹭去。还没有卸完妆的眼角,是一连串金色的星星。干脆就穿了那件长...

烽火连三月(3)

3.现代au,神枪手豆扎×医官flo萨
ooc,ooc,ooc,且只有半截。
这时候,医官先生的打扮不可谓不狼狈了,但是他居然神色凛然自若,并没有什么落难者见到救星的狂喜失态,“您认识我吗?”
那幅表情,更适合在学院里当个严肃的教导主任,或者当一个严肃音乐家,普通大众眼里那种不可冒犯的正派人。您知道我指的是那种黑漆漆的,蝙蝠一样的,总是会凶您一脸的那种。
   当然,他不是有意要维持一个高冷的形象的。后来莫扎特先生就告诉我们,他所认识的"安东尼奥”是一个惹人喜爱的,十分可爱的朋友。
     我并非有意冒犯两位先生,但是请...

观影有感 /看不见的客人

有剧透
今年看的第五部?的电影。
一个来自坐车坐过站了的人随便选的最近的电影。
明明胆小还很随意的选了悬疑片。
色调很好看。
然后开头的音效,差点把我吓到团起来。不知道以为是惊悚片啊!
其实是一个一对痛失爱子的夫妇想办法得到证据而让犯罪者伏法的故事。
听不懂西语,感觉咬词发音很重。全靠字幕。
故事的叙述递进也还好棒,感觉自己全程智商掉线,每一次都被牵着鼻子走走。

其实劳拉看上去挺美的……对不起我关注了颜值,但是感觉还是表现的有点弱?怎么说呢,感觉节奏后面控制得不太好,一部分快了一部分慢了的样子

电影还不错的,好过神偷奶爸三,那个我期待了很久结果emmmm的

【豆扎flo萨】烽火连三月(2)

现代au,神枪手豆扎×医官flo萨
ooc,ooc,ooc,写了才发现我根本就不了解豆扎。
夜幕降临,篝火燃起。
枯叶被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扔进火堆里,飞溅出来的火星偶尔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落在地上形成黑色的点。沃尔夫冈低头盯着那些点,严肃得像看待一包没有拆的炸弹。
火光昏黄而夜色如墨。这让这群年轻人都无秩序的横躺竖卧着。
战争时期,这种休息时光可不算多,所有人都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也有人和朋友靠在一起,小声地聊着远方的故事。
温暖的光永远使漂泊在外的人的感到慰藉。
即使是队员还横七竖八地瘫在地上,也在讨论着他们的任务。
任务加码显然不算是一件美差,但是他们大多都是性烈如火的年轻人,武艺高强而不顾安危...

窄门里的黄昏

大逃猜搞事文,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别打我。(很高兴我赢得了点文。
十一月二日,亡灵节
现在是黄昏,太阳即将熄灭的时刻。 所有的灯都亮着,所有的八音盒都响着,所有的钟表都停在同一个时刻。 莫扎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他预计的时间和现实实在是相差太远。
看看这些个车水马龙,看看这些个街道,人多得直接让他有种自己来错了地方的感觉。到底是谁告诉他,亡灵节的那天晚上人比较少?他回去了一定要把那个信口开河的家伙暴打一顿,一定。
他倒不是怕人多,谁担心这种事情?他只不过担忧这么多人,他的大师真的能找到他吗?
算了,算了,难得可以出来透气嘛。
他撇了撇嘴,从车上摸出面具戴上,直接跳了下去。 “别...

【豆扎flo萨】烽火连三月(1)

1. 阿拉伯芥

       ooc无可避免,cp为豆扎/flo萨且斜线有无意义我不知道

现代au,士兵豆与医官萨

      无详细考据,各种战争掺杂着全靠脑补,无真实对应事件,有引用部分在文末注明

     有问题能指出来感激不尽

阳春三月的一天。

一个嫩叶儿刚刚才染上青翠的颜色,露珠才刚刚从云端落下来的日子。

淡金色的阳光还没有穿透云层完全洒在这片地方上,山林里的那些原住民们都还在梦乡里。深吸气的...

【双扎】他的龙【完结 】

双扎水仙,小学生文笔毫无逻辑,严重ooc
7.灿烂的星和他的龙
这下子,如何带莫扎特飞上天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略带几分喜剧意义的问题:
小莫扎特坚持认为他只是需要减肥,就能成功地飞起来。
怎么把自己变得瘦一点,变成了让莫扎特天天发愁的第三件事。
在小莫扎特减肥成功之前,沃尔夫刚只好暂住在莫扎特家里面。
在把沃尔夫刚带回去的那一天,小莫扎特偷偷问老莫扎特先生,他可以养一个吃苹果派的宠物吗?
老莫扎特:“我觉得我们家只需要沃尔夫刚·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牌的甜食消耗机。”
于是当天晚上他就收到了两个有着同样名字的甜食消耗器。
【老莫扎特:我到底为什么非得要养两个和我抢甜点的小崽子不可...

【双扎】他的龙(四到六)

cp豆扎(沃尔夫刚)/米扎(莫扎特)(斜线无意义)ooc严重到我想撞墙
4.我把翅膀借给你不啦?
别以为所有的龙都像想象中一样多么的英武不凡,尤其是黄金巨龙这种不靠谱的。
初出龙窟的沃尔夫刚,就砸到了一只人类和半打苹果树。
身为一个可爱的小老太太,邻居奶奶没有生气。尽管她的宝贝果树遭了殃。
只要莫扎特眨眨他矢车菊蓝的眼睛,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不过话说回来,像小莫扎特这样的甜心,又有谁不喜欢呢?
小莫扎特搭着沃尔夫冈的肩膀,喊着:“阿加莎奶奶,今天的苹果派要双份的哦!”
邻居奶奶今天也是很高兴地去烤苹果派了呢。
……
啃苹果派的时间里,两个莫扎特分享了自己的故事给对方。
不管是龙和奇怪的试炼,还是星星和陨石事故,都...

无处可藏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给一个果冻的回礼,ooc无可避免,但是我的果冻说她挺高兴看到这个的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藏的。
一是咳嗽。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谁也记不清了。
也许是一次雨季的胡闹,也许是一场凉风的作怪……也许就是一次没有缘由的,上天决定的感冒。
莫扎特向来是不怎么关注自己的健康问题的。所以第一天,他去了和朋友约定的舞会。应约去弹几首曲子。
舞会么,觥筹交错,笑影艳艳。
所有人都笑着,闹着。似乎没人注意到,弹琴的人,手速有些慢于往常。
除了那位始终“虎视眈眈”的宫廷乐师。
第二天,他去了旅馆旁的小酒馆。
几瓶度数不太高的酒,几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姑娘。...

©长空不是烤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