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是怎样的爱着你啊

嫉妒使我卡西莫多,嫉妒使我半夜不睡去翻微博,对此我供认不讳

【豆扎flo萨】烽火连三月

1. 阿拉伯芥

       ooc无可避免,cp为豆扎/flo萨且斜线有无意义我不知道

现代au,士兵豆与医官萨

      无详细考据,各种战争掺杂着全靠脑补,无真实对应事件,有引用部分在文末注明

     有问题能指出来感激不尽

阳春三月的一天。

一个嫩叶儿刚刚才染上青翠的颜色,露珠才刚刚从云端落下来的日子。

淡金色的阳光还没有穿透云层完全洒在这片地方上,山林里的那些原住民们都还在梦乡里。深吸气的...

【双扎】他的龙【完结 】

双扎水仙,小学生文笔毫无逻辑,严重ooc
7.灿烂的星和他的龙
这下子,如何带莫扎特飞上天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略带几分喜剧意义的问题:
小莫扎特坚持认为他只是需要减肥,就能成功地飞起来。
怎么把自己变得瘦一点,变成了让莫扎特天天发愁的第三件事。
在小莫扎特减肥成功之前,沃尔夫刚只好暂住在莫扎特家里面。
在把沃尔夫刚带回去的那一天,小莫扎特偷偷问老莫扎特先生,他可以养一个吃苹果派的宠物吗?
老莫扎特:“我觉得我们家只需要沃尔夫刚·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牌的甜食消耗机。”
于是当天晚上他就收到了两个有着同样名字的甜食消耗器。
【老莫扎特:我到底为什么非得要养两个和我抢甜点的小崽子不可...

【双扎】他的龙(四到六)

cp豆扎(沃尔夫刚)/米扎(莫扎特)(斜线无意义)ooc严重到我想撞墙
4.我把翅膀借给你不啦?
别以为所有的龙都像想象中一样多么的英武不凡,尤其是黄金巨龙这种不靠谱的。
初出龙窟的沃尔夫刚,就砸到了一只人类和半打苹果树。
身为一个可爱的小老太太,邻居奶奶没有生气。尽管她的宝贝果树遭了殃。
只要莫扎特眨眨他矢车菊蓝的眼睛,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不过话说回来,像小莫扎特这样的甜心,又有谁不喜欢呢?
小莫扎特搭着沃尔夫冈的肩膀,喊着:“阿加莎奶奶,今天的苹果派要双份的哦!”
邻居奶奶今天也是很高兴地去烤苹果派了呢。
……
啃苹果派的时间里,两个莫扎特分享了自己的故事给对方。
不管是龙和奇怪的试炼,还是星星和陨石事故,都...

无处可藏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   给一个果冻的回礼,ooc无可避免,但是我的果冻说她挺高兴看到这个的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藏的。
一是咳嗽。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谁也记不清了。
也许是一次雨季的胡闹,也许是一场凉风的作怪……也许就是一次没有缘由的,上天决定的感冒。
莫扎特向来是不怎么关注自己的健康问题的。所以第一天,他去了和朋友约定的舞会。应约去弹几首曲子。
舞会么,觥筹交错,笑影艳艳。
所有人都笑着,闹着。似乎没人注意到,弹琴的人,手速有些慢于往常。
除了那位始终“虎视眈眈”的宫廷乐师。
第二天,他去了旅馆旁的小酒馆。
几瓶度数不太高的酒,几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姑娘。...

【双扎】他的龙(一到三)

双扎,ooc预警,逻辑问题严重双扎,ooc预警,逻辑问题严重,童话故事……我用沃尔夫刚代指豆扎,莫扎特指法扎,您随意。
  1. 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沃尔夫刚是一只黄金”巨”龙,一个向来以强悍的战斗力和三流科幻小说设定一样不靠谱的外表著称的种族。就像传说中一样,每一条龙,在两百岁的时候都有一次试炼。
两百岁!对于一条龙来说,一个多么小的年纪!
而我们的小沃尔夫刚,一条堪堪满了一百三十六岁的小小龙,在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一边哼着老子就是牛逼的歌,一边抽取了属于他的试炼。
小沃尔夫冈抽到的试炼是在地上找到一颗星星。
像那些三流小说的设定中一样的是,龙收集金币,宝石以及一切闪闪发光的小玩意。...

【双扎】纸做的莫扎特

现代背景,不严格的双写手au
cp莫扎特水仙,我是脑补的豆扎x米扎,您随意。
严重ooc
1.呀吼!您的好友:非著名同人写手,沃尔夫刚·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已上线。
莫扎特电脑上的企鹅图标闪了一闪,一个歪着脖子的金发小人从电脑底部爬上来,一蹦一蹦的。
然而濒临死线的莫扎特,只来得及敲出一句:早安,沃尔夫冈。
说实话,每次打出这个称呼的时候,莫扎特都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无他,概因这个奇妙的名字。
难道他也有一对沉迷莫扎特的父母?莫扎特不自觉地笑起来,澄蓝的眼睛里有微光闪动。
莫扎特的全名和这个才认识不久的小写手,一摸一样。
当然,写手们一般也不会用真名来胡扯,这种小概率事件足以称为缘分。
2...

天与云与山,尽是一色之间

非常非常非常棒的GGAD同人志

玻璃渣集合
1.【收到莫扎特来信的萨列里】
这是多少次了?
我大致翻了一下就扔到了一旁。
钢琴的一旁。
我无意为金发小混蛋统计他那些浮夸而不合时宜的措辞。
纵然是不世的天才,神眷的天使,与我何干?
谁能阻止他一刻不停地炫耀这些?
他甚至把他的手稿寄给我!
看看,这些“不可复制的”,“独一无二的”,手稿。
那些多余的,花哨的音符。
莫扎特,唯有一个莫扎特。
我当然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我为此质问过自己和神,为什么要亲吻那些音符?为什么要让我懂得它的美妙所在?
我会为这些音符失去理智,迟早。
莫扎特的手稿,莫扎特的琴谱。
哈,我无数次想毁了它。
可我手指抚过音符,又轻得像对待情人。
倘若真的有仁慈的上帝,真理所在之处,为何偏偏眷顾一个...

©长空不是烤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