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是怎样的爱着你啊

玻璃渣集合
1.【收到莫扎特来信的萨列里】
这是多少次了?
我大致翻了一下就扔到了一旁。
钢琴的一旁。
我无意为金发小混蛋统计他那些浮夸而不合时宜的措辞。
纵然是不世的天才,神眷的天使,与我何干?
谁能阻止他一刻不停地炫耀这些?
他甚至把他的手稿寄给我!
看看,这些“不可复制的”,“独一无二的”,手稿。
那些多余的,花哨的音符。
莫扎特,唯有一个莫扎特。
我当然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我为此质问过自己和神,为什么要亲吻那些音符?为什么要让我懂得它的美妙所在?
我会为这些音符失去理智,迟早。
莫扎特的手稿,莫扎特的琴谱。
哈,我无数次想毁了它。
可我手指抚过音符,又轻得像对待情人。
倘若真的有仁慈的上帝,真理所在之处,为何偏偏眷顾一个莫扎特?
我再次把手伸向那处。
拿走的不是那该死的琴谱,是他的信,他的邀约。
2.【萨 偷听】
       被约瑟夫二世要求和他联弹一次并不是太过出格;
出格的是那位神童的自负,他打算先进行一次独奏。
但那也是意料之外和情理之中。
       那是个有着太阳一样发色的孩子,灿烂得过分。
       被鲜花和爱簇拥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不被承认的后果。
        这是破绽,可以利用之处。
       我不能错失这一点。毕竟没人希望看到意料之外的结果。
       那天,我去听了他的独奏,在人群之外。
       一首表面像河水一样静谧的曲子,实际上却暗含波涛。
     ……这听上去不太像他的风格,太安静了一些。几乎是所有人都陷在里面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不一样的,不,等一等……他用音符太巧妙了,那些连续的鱼游过引发的水波,太巧妙了。
       我几乎要为这个奇特的处理微笑起来了。那个跳跃的高音符,活蹦乱跳的。
       维也纳的河流里有这么跳脱的鱼?
       仿若惊醒。
       谁忍不住笑出来了,这很失礼,
        我皱着眉抬头向那边望去。
        一双湛蓝的眼睛。
       是弹琴的人自己被自己逗笑了。
       那是沃尔夫刚.莫扎特。
3.【花和莫扎特】
       那是他某一场剧结束的时候
       我避开别人去剧场门口,去看我送的花是否到了。一大束满天星,一大束白玫瑰,一大束绯红色的蔷薇。
       我安排过寄送员务必送到他手上,满心以为这会是个惊喜,或者别的什么契机。
        然后我看见被姑娘们簇拥着的莫扎特,海一样的眼睛,星星一样灿烂的笑容。他的俏皮话一句接一句,带着点自命不凡,带着欢欢喜喜的笑意。
       我看见他被红玫瑰簇拥着,那样热烈红色围着。有那么多人爱他,每一个都无比热烈,无比虔诚,在此刻。那么多的爱的海洋,他不会渴死在里面吗?
       我的花呢?还是送花的是个小孩子,他挤不进去吗?
       好吧。我看见了我的花,它们还是被递到他眼前了,尽管只得到了玫瑰海洋里的一个角落。
       他看见了,只是依旧笑着。
      那是视而不见。
       所以,我把花和莫扎特都留在了那里。
        

评论
热度(4)
©长空不是烤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