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

【双扎】他的龙

双扎,ooc预警,逻辑问题严重双扎,ooc预警,逻辑问题严重,童话故事……我用沃尔夫刚代指豆扎,莫扎特指法扎,您随意。【全文短篇完结,连载部分已隐藏】
  1. 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沃尔夫刚是一只黄金”巨”龙,一个向来以强悍的战斗力和三流科幻小说设定一样不靠谱的外表著称的种族。就像传说中一样,每一条龙,在两百岁的时候都有一次试炼。
两百岁!对于一条龙来说,一个多么小的年纪!
而我们的小沃尔夫刚,一条堪堪满了一百三十六岁的小小龙,在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一边哼着老子就是牛逼的歌,一边抽取了属于他的试炼。
小沃尔夫冈抽到的试炼是在地上找到一颗星星。
像那些三流小说的设定中一样的是,龙收集金币,宝石以及一切闪闪发光的小玩意。星星这种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玩意,不是天空之神的专属么?寻找地上的星星,听上去是一个多么非同凡响的挑战啊。     
 屁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可能完成的试炼啊?
然而抽出来的试炼泼出去的水,就是被打断腿也得干完。
于是龙龄136岁的小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就高兴的(划掉)十分激动的(终于可以出去玩了)(划掉)被扔出龙窟去找星星去了。
2.  所谓存在即合理。
既然有这种鬼扯的试炼,就一定有那么一颗生活在地上的星星。
如果您非得知道这颗星星现在在哪里的话,我们就不得不去了解一场惨烈的”事故” 
  约么六年前吧,老莫扎特先生,一位备受尊崇的天文学家,正在天文台上观测星云的时候,发生了一点点意外。
有颗百年难遇的陨石砸毁了天文台。后来这位倒霉的老莫扎特先生被人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时候呢,顺带还挖出了一个小不点。再后来这个小不点被天文学家收养,取名叫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看到这里,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小莫扎特,就是那颗从天上掉下来的小星星。
 年仅六岁的小莫扎特先生,平生最愁两件事。
第一件事,他的父亲,老莫扎特先生,一位富有盛名的天文学家,完全不相信他是一颗掉在地上的星星。(老莫:这违背了我的天体物理学,量子力学和生物学的常识!)
第二件事,身为一颗星星,小莫扎特,他飞不起来。是的,尽管他是一颗全世界最最可爱的小星星,但是他就是飞不到天上去,回不了他的故乡。
 小莫扎特对于这两件事情真的挺愁的,愁得邻居奶奶甚至担忧他以后的发际线会不会因此后移。
我们可怜的,飞不起来的小莫扎特,为此每天都被逼着要多啃两个苹果。
3.哪条蠢龙的无证飞行!
小莫扎特家的邻居奶奶有一片苹果园。
那是小莫扎特最爱的避暑圣地。
夏季的时候,一片郁郁葱葱。阴凉又安静,很适合在树上窝着睡一觉。
只要没有什么突发事件的话。
当然了,按照童话故事的逻辑,必定会有个什么反派打破这种平静的生活。
这一次,我们的反派是一只无证飞行的龙。
无证飞行?是的,无证飞行。
每一条龙,在完成试炼之后,就可以考飞行证。
根据考核等级,可以进行长途飞行,短途飞行以及超短途飞行。
而我们的小沃尔夫刚,身为一条136岁的小龙,当然不可能有合法的飞行证。
什么?你问我呢他怎么会被允许飞出来完成试炼的?
嗯,他偷拿了科洛雷多的主教通用飞行证才跑的。
一条没有飞行证的龙,当然是不知道飞行证背后刻的那些条例的。
比如,严禁进行长途疲惫飞行。
再比如,严禁在飞行途中睡着。
不巧的是,我们的小沃尔夫刚两条都中枪了。他在经历了长途疲惫飞行和睡眠后,一头从天上栽了下来。
所谓存在即合理,您可千万不要学习这种违法行为。毕竟不是每一条龙,都能栽到莫扎特身上而毫发无伤。
其实,沃尔夫刚也挺懵的,一觉起来,发现自己一条龙压在一个”人类”小豆丁身上的事件概率还是挺渺茫的。
而我们可怜的小莫扎特简直被压懵了。一条龙,一条无证驾驶的龙,就这么活生生的从天上掉了下来。
小龙和小莫面面相觑。直到身下苹果树的枝桠被压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不论如何,你先起来啊!!!”
一边叫嚷着,一边试图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要要要把树枝压断了!!!”
两只小豆丁,摔在地上,滚成一团。
一个咬着另一个的尾巴尖,手揪着另外一个的鳞片。另外一个一手抓着他的鞋子,一手揪着这一个的头发。
字面意义上的,灰扑扑的一团。
4.我把翅膀借给你不啦?
别以为所有的龙都像想象中一样多么的英武不凡,尤其是黄金巨龙这种不靠谱的。
初出龙窟的沃尔夫刚,就砸到了一只人类和半打苹果树。
身为一个可爱的小老太太,邻居奶奶没有生气。尽管她的宝贝果树遭了殃。
只要莫扎特眨眨他矢车菊蓝的眼睛,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不过话说回来,像小莫扎特这样的甜心,又有谁不喜欢呢?
小莫扎特搭着沃尔夫冈的肩膀,喊着:“阿加莎奶奶,今天的苹果派要双份的哦!”
邻居奶奶今天也是很高兴地去烤苹果派了呢。
……
啃苹果派的时间里,两个莫扎特分享了自己的故事给对方。
不管是龙和奇怪的试炼,还是星星和陨石事故,都并非常人会轻易相信的东西。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它们听上去是这样的非同寻常,这样的”莫扎特”式,所以他们才会如此迅速的彼此熟悉和信任。
那之后,除了差点为了最后一块苹果派打起来,他们聊得非常开心。
令这份友谊更加非同寻常的是,小沃尔夫刚向这颗飞不起来的星星提出了一个莫扎特绝对无法拒绝的邀请。
“请允许我带您飞去天上,好吗?”
5.夭寿啦!龙被压死啦!
莫扎特没有迟疑。
即使是星星,也不会总是有机会能近距离接触到黄金龙。
更何况飞起来,就算不能像一颗星星那样飞起来,和一条龙一起飞起来也是很帅气的!
在世人的想象中,一条黄金龙是什么样的呢?
长而锋利的爪牙?有力的优雅身躯?黄金一样色泽的不需要打蜡的鳞片?当然,还得有透彻的宝石一样的眸子和遮蔽烈阳的翅膀。
沃尔夫刚能满足这些想象吗?
能。
但是,我们离家出走的,没有飞行资格证的,小沃尔夫刚是绝对没有成年的。
莫扎特坐在他的龙背上想,搬着手指数:
锋利的爪牙?只能削个苹果的那种锋利,必要时还可以雕个花的爪牙;
有力的身躯?比起任何一个种族的幼崽,他都算修长有力的了。您看那小短腿,那流线型的线条,多么可爱啊;
金子一样的鳞片?当然,那鳞片的颜色和他的头发一样晃人;
宝石一样的眼睛么?那看上去像矢车菊一样的蓝;
遮天蔽日的翅膀?这个小翅膀,飞两米就吧唧一声掉了下来。
等等!掉了下来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莫扎特边抱紧他的龙的鳞片,边发出了至少飚了三个音阶的叫声。
在半空中试图再抢救一下的沃尔夫刚直接被这声给吓到了,连人形都忘了变回来,就直接被莫扎特给压在地上了。
“好重啊!压死个龙了!”,小沃尔夫刚一边想,一边晕了过去 
沃尔夫刚,卒。
6.飞不起来的龙?
沃尔夫刚摔得连挥动翅膀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就摊在地上,假装自己就是一块刚出炉的,两米长的,焦糖饼干。
尤其是正午的阳光像撒糖霜一样的撒下来的时候,他的鳞片,就散发着是阿加莎奶奶做的那些很好吃的苹果派一样的光。
小沃尔夫刚·阿玛迪乌斯·龙生受挫·莫扎特感觉自己身为一条龙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一条龙怎么可以飞不起来?
“这不科学!”回想着他不信邪的使劲扇翅膀也飞不起来过程,他发出了一声哀嚎。
即使是龙,幼崽的思考能力也十分有限,并不支持漫无边际的思考为什么原本能飞的龙为什么会直接在半空中栽下来这种问题。
不过控制变量法这种东西的出现,很大程度上为沃尔夫刚指明了方向。
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不信邪的龙从地上爬起来,载上他的星星,进行了多次尝试。
结果?
结果他们约么又摔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次吧。
最后他在把小莫扎特放到地上以后,像翻一个煎蛋那样把自己翻了一个面,让银白色的肚皮朝上,再把尾巴尖咬在嘴里思考起龙生来。
那颗小星星看着这么大一条龙,像个小朋友一样”缩”成一团,就在旁边盘腿坐下来,戳着他的鳞片跟他说,”沃尔夫刚,你痛不痛啊?”
“要不然,我不回天上去了”
”陪你玩嘛”
“不哭不哭哦”
……
“莫扎特!世界上不会有一条飞不起来的龙!”
大约是第十次,沃尔夫刚自己气呼呼地喷着气挥动翅膀成功飞到天上去了。
他一脸茫然地落下来以后,和小莫扎特面面相觑。
最后他们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摔了这么多次是因为……小莫扎特先生的本体是一颗小星星。作为一颗星星,他的密度很大,压得趴一条龙那么大。
知道真相的莫扎特,比没有抢到最后一口苹果卷还伤心。
【事实上他那天真没有抢到最后一口苹果卷。因为那天沃尔夫刚以飞了好多次消耗体力为由,抢走了最后一口。】
7.灿烂的星和他的龙
这下子,如何带莫扎特飞上天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略带几分喜剧意义的问题:
小莫扎特坚持认为他只是需要减肥,就能成功地飞起来。
怎么把自己变得瘦一点,变成了让莫扎特天天发愁的第三件事。
在小莫扎特减肥成功之前,沃尔夫刚只好暂住在莫扎特家里面。
在把沃尔夫刚带回去的那一天,小莫扎特偷偷问老莫扎特先生,他可以养一个吃苹果派的宠物吗?
老莫扎特:“我觉得我们家只需要沃尔夫刚·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牌的甜食消耗机。”
于是当天晚上他就收到了两个有着同样名字的甜食消耗器。
【老莫扎特:我到底为什么非得要养两个和我抢甜点的小崽子不可?
甜食限量供应!
邻居的阿加莎奶奶:不限量,不限量,你们俩想吃多少奶奶都给做!(苹果派和小甜点都是我做的!我说不限量就不限量)
老莫扎特:……
莫扎特×2:乖巧.jpg】
......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和门前的溪水一起溜走了。
像雪一样飞过冬天一样,困扰着小莫扎特的问题也随着节气一起飞着飞着就消失不见。
“灿烂的星!我祈求如你般坚定,但我不愿高悬夜空,独自辉映。”沃尔夫冈先生给我的小莫扎特的日记里写着这样一句话。
“咦???这就是您最后选择了不飞回去的原因吗?”
“事在人为嘛——”,小莫扎特先生边啃着水果边拉长了音讲述他们的选择。
“可是世界上不会有飞不起来的龙,也不会有生活在地上的星星。”我看看这个莫扎特又看着那个莫扎特,试图重复这条真理。
“这种固执而古老的看法只属于像老莫扎特先生一样的学究”,小沃尔夫冈先生晃着尾巴满屋子乱窜着追一只误入期间的文鸟,扭头眨眨眼,补充道,“事实就像我亲爱的沃菲的眼线,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
眼线?那和你们俩放弃了飞上天,做一个你们该做的龙和星星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没有回答我,追逐着跑出门去了。
看来两个莫扎特的生活相当惬意呢,我咬了一口小沃尔夫冈刚刚抢到后扔过来的苹果。
至于山川河谷,飞起来看是一种乐趣,和另一个自己一起慢慢徒步去看又是另外一种乐趣了。
【事实上,密度很大的小星星今天也为自己的体重感到了十分心酸。
减不下来体重这种原因怎么可能告诉你啊?】
8.故事的最后,在这个奶与蜜之地上,
小沃尔夫刚完成了他的试炼,找到了一颗活在地上的小星星。
那颗小星星有着六岁的小不点的身材,淡金色的小卷毛,矢车菊蓝的眼睛,尤其是在他向你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加上了云层那么后的滤镜一样,让你晕乎乎的只想给他一个吻。只要他想,没有人会不爱他。
事实上,小沃尔夫刚就是这么做了。
而莫扎特踮起脚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回吻,落在他的面颊的鳞片上,就像一滴露珠落在叶子上。
而在小莫扎特六岁那年,他得到了一条龙。
他的龙,一条属于他的,有着不需要打蜡也闪闪发光的金色鳞片和总是像海洋一样的蓝色眼睛的龙,他的龙。
虽然一颗星星和龙住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大多数的矛盾都可以由一块阿加莎奶奶的小甜点解决。
如果不行,那就两块。
最后,请允许我这样结尾,
他们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至白发千古。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