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是怎样的爱着你啊

【双扎】他的龙【完结 】

双扎水仙,小学生文笔毫无逻辑,严重ooc
7.灿烂的星和他的龙
这下子,如何带莫扎特飞上天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略带几分喜剧意义的问题:
小莫扎特坚持认为他只是需要减肥,就能成功地飞起来。
怎么把自己变得瘦一点,变成了让莫扎特天天发愁的第三件事。
在小莫扎特减肥成功之前,沃尔夫刚只好暂住在莫扎特家里面。
在把沃尔夫刚带回去的那一天,小莫扎特偷偷问老莫扎特先生,他可以养一个吃苹果派的宠物吗?
老莫扎特:“我觉得我们家只需要沃尔夫刚·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牌的甜食消耗机。”
于是当天晚上他就收到了两个有着同样名字的甜食消耗器。
【老莫扎特:我到底为什么非得要养两个和我抢甜点的小崽子不可?
甜食限量供应!
邻居的阿加莎奶奶:不限量,不限量,你们俩想吃多少奶奶都给做!(苹果派和小甜点都是我做的!我说不限量就不限量)
老莫扎特:……
莫扎特×2:乖巧.jpg】
......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和门前的溪水一起溜走了。
像雪一样飞过冬天一样,困扰着小莫扎特的问题也随着节气一起飞着飞着就消失不见。
“灿烂的星!我祈求如你般坚定,但我不愿高悬夜空,独自辉映。”沃尔夫冈先生给我的小莫扎特的日记里写着这样一句话。
“咦???这就是您最后选择了不飞回去的原因吗?”
“事在人为嘛——”,小莫扎特先生边啃着水果边拉长了音讲述他们的选择。
“可是世界上不会有飞不起来的龙,也不会有生活在地上的星星。”我看看这个莫扎特又看着那个莫扎特,试图重复这条真理。
“这种固执而古老的看法只属于像老莫扎特先生一样的学究”,小沃尔夫冈先生晃着尾巴满屋子乱窜着追一只误入期间的文鸟,扭头眨眨眼,补充道,“事实就像我亲爱的沃菲的眼线,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
眼线?那和你们俩放弃了飞上天,做一个你们该做的龙和星星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没有回答我,追逐着跑出门去了。
看来两个莫扎特的生活相当惬意呢,我咬了一口小沃尔夫冈刚刚抢到后扔过来的苹果。
至于山川河谷,飞起来看是一种乐趣,和另一个自己一起慢慢徒步去看又是另外一种乐趣了。
【事实上,密度很大的小星星今天也为自己的体重感到了十分心酸。
减不下来体重这种原因怎么可能告诉你啊?】
8.故事的最后,在这个奶与蜜之地上,
小沃尔夫刚完成了他的试炼,找到了一颗活在地上的小星星。
那颗小星星有着六岁的小不点的身材,淡金色的小卷毛,矢车菊蓝的眼睛,尤其是在他向你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加上了云层那么后的滤镜一样,让你晕乎乎的只想给他一个吻。只要他想,没有人会不爱他。
事实上,小沃尔夫刚就是这么做了。
而莫扎特踮起脚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回吻,落在他的面颊的鳞片上,就像一滴露珠落在叶子上。
而在小莫扎特六岁那年,他得到了一条龙。
他的龙,一条属于他的,有着不需要打蜡也闪闪发光的金色鳞片和总是像海洋一样的蓝色眼睛的龙,他的龙。
虽然一颗星星和龙住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大多数的矛盾都可以由一块阿加莎奶奶的小甜点解决。
如果不行,那就两块。
最后,请允许我这样结尾,
他们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至白发千古。

评论
热度(4)
©长空不是烤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