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是怎样的爱着你啊

【豆扎flo萨】烽火连三月(1)

1. 阿拉伯芥

       ooc无可避免,cp为豆扎/flo萨且斜线有无意义我不知道

现代au,士兵豆与医官萨

      无详细考据,各种战争掺杂着全靠脑补,无真实对应事件,有引用部分在文末注明

     有问题能指出来感激不尽

阳春三月的一天。

一个嫩叶儿刚刚才染上青翠的颜色,露珠才刚刚从云端落下来的日子。

淡金色的阳光还没有穿透云层完全洒在这片地方上,山林里的那些原住民们都还在梦乡里。深吸气的时候会感觉到空气里有一种带着点甜味的土腥气。澄清的山泉水不知道从哪块石头缝里冒出来一直哗啦哗啦的向下流淌。除了这点响动,四周静谧得几乎可以说是温柔。

唯一的问题是山间的云霭还没有完全散去,从山头向下瞧,一片朦朦胧胧。常人在这云雾间多待一会都会迷了眼,感觉自己不知道身在何方。

这地方多湿地,地形起伏不大,气候也温热宜人,曾经也是个水网密布,养活了不知多少生灵的风水宝地。

原住民们曾经都靠山吃山,十几代人都是捕猎打柴,采摘药物,过着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不过近年来,这一片越来越寂静,除了一些实在是跑不了的,越来越没什么人气。十里八乡都没什么烟火气,连带着这些野兔啊,野鸡啊,一度迎来了生命里的新阶段。

但它们快活不了多久。

原因?

还能有什么原因。

喏,您看。

嗖的一声响,一只倒了血霉的兔子腿都没蹬两下就当场毙命。估计它到死都没想通,方圆十几米都没人,这支破箭是怎么扎它身上的。

从树上跳下来的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把它捡起来扔到背后的筐里。那筐里猎物之多重得放地上都能压出个坑来,他还是为用那破箭射中一只兔子就能高兴起来,乐呵乐呵地像个孩子样。

年轻人落地时动作轻巧,扫视周围的时候还有那么点漫不经心。

他头上糊着一圈烂树叶子,脸上涂着妈都不认识的油彩。唯一瞅得见的就是他耳际一点儿金色的碎发,和带着微微笑意的蓝眼睛。就是看着年纪不大,个儿倒是挺高的。拉直了放军营里应该也算高海拔。

虽然那背影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制式的迷彩服也楞是被他穿出了一股子要去混酒馆的味,可浑身上下该直的地方直,该弯的地方弯,就是衣服上边边角角的草叶子,也像是顺着他黏上去的,看上去潇洒得像是个艺术家,还得是那种孔雀开屏的艺术家。

也不知道这荒郊野岭,密林深处,除了同一队的那群糙汉再没半点人气的地儿,是要开屏给谁看。

年轻人似乎看到了什么,忽地停住脚步,蹲下去像只小狼狗一样嗅了嗅。随后就挑了一下眉,起来长啸了一声。听到啸声,一团团黑影在树上飞跃的速度之快,看上去仿佛一个个都熟练得像是猴子本猴。

那些林子里的猴子们,哦不,队员们很快就到达了现场。看起来个个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们,精力十足。

这群糙汉穿什么的都有,至少有一半人的迷彩服是挪作他用,没在身上。说是集合了,也不全是端端正正的站着,挂在树上的,倚在石头上的,趴在一截烂木头上的,都有。所以这画风微妙,也不全是那年轻人一个。

您可别误会,这只队伍可不是什么收钱办事的雇佣兵。人正正正经经是正规部队的先遣队,派来探路,扫雷的。

扫地雷?

是的,就是扫地雷。

金发的年轻人把刚刚发现的有趣的东西展示给同伴们,那是一块产于20余年前的地雷外壳。但是它的气味显示,它引爆时间不会超过半个月。

他用脚尖踢了踢那块累积下的落叶,低下头看翻转过来的泥土面。

与其他的腐殖层一般无二。

同伴们彼此交换眼神,一言不发。

这的确一片人烟罕至,世外桃源式的土地,如果没有封锁的二十一年来源源不断埋下的地雷的话。

诚如法国统帅福熙*所说的那样,条约带来的不是和平,这只是一张二十年的停战书。而当平衡打破,烽火重燃,连接着国与国的要道必然会被重启。

从那场举世闻名的战争结束到第二场震惊人世的战争开始,这片链接着战略要地的兵家必争之地,就迎来了长达二十载的封锁。战胜的领袖们选择了不再打仗,于是狰狞的铁丝网笼罩了低矮的灌木,铁牌上画上了黑色的骷髅头,标注着简单的小心地雷的英文。

这就是封锁年代的中立区。

领袖们为了短暂的和平,为了不发生越界的封锁,理所当然的有了这样的举措。

至于这二十年来,几个小国交界处的两千五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待触三百万余枚的地雷带走的无数的生命,谁在乎呢?

除非战火重新燃起,战区需要军人的把控,谁在乎那些捕猎打柴,采摘药物为生的人们和没有人烟的土地?

现在,封锁已被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小伙子们打破。

不是为了和平,只是为了另外一场,新的战争。

必须指出的一点是,小伙子们的工作效率其实挺高的。他们需要为后面的大部队做的基本清扫和勘察已经在前天全部完成。

只是沃尔夫冈,就是那个儿挺高的小金毛发现的东西上报以后,他们接到了这个副本的升级版。

据可靠消息来源称,

来支援这个军区的医疗部队走海路的时候遇上了海难。

尽管这一片地区离海岸线还挺远,但他们中有一只小队的成员曾经是无国界医生的一员,曾经来过这一片封锁地带。他们了解当地地形,也许有办法跨过海岸封锁进入密林。

他们发现的引爆后的地雷外壳,很可能就是这一只小队的成员留下的标示。

上级希望他们能够找到这一只医疗队,对他们岌岌可危的医疗体系进行补充。

尤其是其中的一位法国籍医生,安东尼奥·萨列里,他还有着丰富的战地医疗救助经验。对于远道而来的不识水土的队伍来说,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密林副本加载中……您的好友安东尼奥即将登场】
【我开始手癌把tag打成了……豆扎flower萨】【别打我】

评论(1)
热度(7)
©长空不是烤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