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

【无花果】段子集

无脑段子,ooc
1.莫萨,作家莫扎特与音乐家萨列里
”我就在阳光下融化了,手里那本书成了无花果树叶子。”
对面的人念完这一句的时候,他已经快睡着了。下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在木质的地板上一寸寸的移动,像泡久了的蜂蜜茶。安东尼奥念书的声音慢悠悠的,像是和旋的轻音。
这确实不能怪他。人老了,心里纵然有一万条鱼在游也只能扑腾出小小的水花了。
听书的那位,也越来越嗜睡了。仿佛他的故事是某种催眠曲一样。
要真是催眠曲,也许莫扎特还能提起精神来一点。
“事实上,认识了36年,安东尼奥你还从来没有给我弹过曲子呢。”莫扎特这么对着给他们写传记的萨列里假意抱怨。
他快72岁了,对着他撒娇抱怨得还这么信手拈来。可想而知,这辈子过得都是些怎么样的好日子。
2.写传记这件事起源于一匣子信。
沃尔夫刚不知道从储物室哪里个角落翻出来的东西。
全是写给他的。
安东尼奥.萨列里写给他的信。
有一些早年公式化的往来信啊,一些他帮忙找曲谱寄给他的回复啊,还有一些无关痛痒的聊聊天气,菜谱,学生的信。
“是我失忆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您写了这么多信给我?”他盘腿坐在地板上一边翻一边在那哇哇怪叫。
只是你从没有注意到而已。萨列里想。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