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不是,烤鸟

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

暗流(4)

4.萨列里逃避的,莫扎特觉得有趣。

cp豆扎flo萨,医官萨和神枪手豆,ooc无可避免

短小的更新,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萨列里没有说出口的话,体现在了他的行动上。

尽管沃尔夫冈给医疗小队安排了行进的路线并且一路上对这群非武装人员多加照料,但是萨列里的小队仍然保持着一种高度警惕的状态。他们死记硬背下所有可以获得补给的地方,留心小伙子们怎样安营扎寨,时刻关注着他们周围的环境......总之,像他们还没有遇见这只队伍一样,过分的小心翼翼的生活。

沃尔夫冈一开始以为是医疗队的人员大都性格如此,不以为意。照样做着他该做的工作,顺带逗逗那位萨列里先生。没办法,谁让萨列里窘迫的样子很有趣呢?看斯文俊秀的医官先生被一些小事逗到炸毛简直是一种乐趣。

有时候他甚至会招来朋友的好心提醒:别总那么干了,沃尔夫冈。我们需要医疗队的帮助。你不能总是这么......

“怎么?”小金毛反问,露出一口白牙。那种十七八岁的少年感能直接慑人心神。他笑起来简直闪闪发光,像是王子之类的特权阶级,让你毫无理由的接受他某些出格的举动。因为他这么干的时候是如此的自然,就好像他理直且气壮。

其实熟悉起来以后,莫扎特觉得这位萨列里先生简直是个奇迹。毫无疑问,他能看懂他一些莫名其妙的布置,知道一些他完全不指望这群医疗人员知道的东西,而且,他能听懂他的音乐。

那些他休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做东西的时候,不自觉的哼唱的小调和用简单的口琴吹奏的乐曲。他自己谱写的乐曲。

他既喜欢他。哈,当然,没人不喜欢他。又刻意和他保持着某种距离。

Why?什么人会因为喜欢而保持克制,因为渴望美好而倍觉痛苦?

萨列里会。

而莫扎特对此一无所知?狗屁!他心里门儿清!

不要忘了这货在某种程度上堪比狼狗的感知力,不论在哪一方面。

而萨列里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有趣。

评论
热度(6)